http://www.cdquanxin.com

长春一汽 为筑邦渠魁制专车

  

长春一汽 为筑邦渠魁制专车

长春一汽 为筑邦渠魁制专车

长春一汽 为筑邦渠魁制专车

  1956年国庆节,第一批解放牌汽车参加了阅兵式。“解放”正式投产后非常抢手,要有政府批件才能买到。孟少农记得最初定价是14000多元人民币,大约有20%的利润。当时国家领导人的工资大约四五百元,普通家庭的月支出大约三四十元,“解放”可算是天价了。 建成长春汽车厂并生产出汽车是一五计划的重点内容。原计划4年建成,但苏联专家评估后认为努努力3年也有可能。亲自发文通报全国,责成有关部门给予最大支持。 北平解放时,阅兵乘坐的是从军队缴获来的美国旧吉普,照片传到苏联,据说斯大林实在看不下去了。 凡是老大哥有的,都原样置办一份,有的机器连苏联都是第一次试制。比如专门为一汽设计了一台压制解放卡车车架大梁的压床,重达3500吨。苏联没有这么大的车间能够铸造这台机器,斯大林汽车厂盖了一个超大型车间,铸造出的第一台压床给中国,第二台自己用。苏联铁路系统的一切列车为这台设备让路,终于将其运抵长春。 1953年6月中旬,长春汽车厂副厂长郭力收到一封密件,打开一看,是的亲笔题词:“第一汽车制造厂奠基纪念”。车厂终于有了正式的厂名。 1950年3月初,重工业部成立了汽车筹备组。毕业于麻省理工学院、曾在美国福特任工程师的孟少农调入筹备组。孟少农等人跑遍全国寻找厂址,最后结合苏联建议,陈云拍板选在长春。苏联动员汽车、外贸、电站、铁道等8个工业部门参与援建。斯大林下了死命令,必须保证中国的工厂十分成功。 为适应全国工业建设需求,一汽受命优先生产载货汽车。“解放”这个名字在建厂初期就定下来了,车牌字体取自为《解放日报》题写的报头。 1953年,从各地调来干部和技术工人数千名,不少科长由县团级干部担任。1952年从复旦大学企业管理系毕业,被分配到筹建中的一汽工作。回忆,下班后办公室常灯火通明,大家都在苦攻俄文和技术知识。 30多辆红旗中有两辆敞篷检阅车。一汽赶制检阅车时,国防部长还是彭德怀,据说一汽内部把这辆车称为“彭德怀车”,还有口号是“争分夺秒为彭元帅造好检阅车”。1959年夏天庐山会议彭德怀被罢免,接任国防部长。于是,第一位乘坐红旗检阅部队的人阴差阳错成了。 与苏联谈判商定的1950年首批50个援建项目中,就包括建设一个现代化载货汽车制造厂。 9月30日,20辆红旗开到人民大会堂东门外广场,有黑、灰、蓝、红等七种颜色。大会堂正召开庆祝大会,一批首长秘书先出来,按照首长喜好选车。第一批乘坐红旗的领导人是:彭真、李富春、、贺龙、、、、、、李维汉、吕正操等。 东风小轿车只有一辆,没有投入量产。中央向一汽下达了新任务:赶在国庆十周年庆典前生产出高级轿车。1958年,一汽以东风为原型,设计生产出了红旗CA72。1959年国庆节前夕,30多辆红旗CA72运至北京。红河增驾学车拿证速 1958年2月13日,到一汽视察,他问厂长饶斌:“什么时候能坐上我们自己生产的小轿车呀?”此时一汽对小轿车的研发组装已经开展近一年。视察后,全厂大动员,23天昼夜奋战,突击组装出第一辆国产轿车“东风”。 既然是全盘学习苏联,起初很多人建议厂名也学斯大林汽车厂,叫汽车厂。但本人最反对用领导人名字来命名城市街道和企业。第一汽车制造厂,这个名字寄托着他的希望,有了第一,还会有第二第三,中国将有自己的汽车工业体系。这是唯一一次为一家工厂奠基题词。 1950年2月,结束了对苏联的访问,回国的专列上载着斯大林送的吉斯牌防弹轿车,但真正相中的是出品吉斯的斯大林汽车厂。参观该厂时,他对随行人员说:“我们也要有这样的工厂。”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